笙櫟

【柒七】伍六七 中长篇

1.人物欧欧西

2.练辣鸡文笔日常可能是坑

3.克隆梗(死光光岂不美哉|・ω・`))

4.可能发出来后会改


以上,接受请进



  序:
       

       痛,头痛。男子在不知道是什么液体中抽搐着,“567号成功了!”外面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男子努力的睁开眼,奈何还是抵不过后脑勺的裂痛,最后也只听见了爆炸声,怎么……男子张了张嘴沉沉的睡去。
        “喂,醒了啊,”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在我的面前晃悠,“你是?我又是?”男子抬起了头。竟然失忆了,那就好办了啦,鸡大保转了转眼珠。
“你是伍六七,我叫鸡大保,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啊。”
“哦……伍六七……”男子呆呆的念着,眼中多了几分痴傻。
“好啦,别在装死了,既然已经好了就多出来走走,而且还有工作要做啦,这是我兄弟的儿子,小飞”只见鸡大保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旁边多出的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什么。
“走啦,靓仔回去了。”鸡大保转过了身。男子依旧念叨着伍六七。该不会是个傻子?鸡大保拍了一下他的头道“靓仔,走啦。”
        “这个就是我们住的地方。”
         那个房子有些简陋,房顶还有三个奇怪的东西竖在上面,伍六七这样想着。
         “小心……”伍六七毫不费力的控制住了小飞手上的剪刀,新奇的玩了起来,飞起来的那种。只怕这是个烂摊子哦,鸡大保用力的揉了揉小飞的脑袋。
      “靓仔,不要玩啦,我们去做牛杂吧,日薪高,福利好弹性工作时间,年终还有分红和出过旅游,你说这么好的工作那里找呢?”

壹:
       当伍六七看见倒在自己牛杂店旁边的第五个人后,终于忍不住的看向了鸡大保。
         “他们……这是怎么了。”
          “哦,这是暗杀啦,另外一天谋生的路,不过挺难的啦,反正我们做不了的。”
           “暗杀?”
            “就是刺客啦,卖你的牛杂,这种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啦靓仔”
            刺客国第一刺客……代号……代号……伍六七晃了晃脑袋,只见一个感觉很熟悉的影子从眼前闪过。
            “靓仔,看见没那就是刺客,看着到也还挺厉害的,不过,和我当年就差远啦。”鸡大保抽了一口烟,故作不如当年的姿态。
             “要辣椒吗?”
              “靓仔你听见我在说什么吗?亏我还救了你,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义”
               “那你倒是说说我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伍六七笑着送别了客人,有一脸冷漠回道。
               “记忆当然是要自己去找啦,”鸡大保,有些慌乱的说道。
               “今天就先关门吧,我看今天不太平哦,”鸡大保又猛吸了一口烟,将烟扔掉。顺jio踢了下旁边倒下的人。
                “恩,”伍六七又看了眼远处的大楼。感觉好像我可以感觉另一个人。伍六七抓了抓脑袋,跟在了鸡大保身后。
               “五六七号已找到,请速来支援。”附近暗处的人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声

(就这样吧,明天还要上学|・ω・`))
          
        

不知道去什么名砸QAQ

最近写的,历史后妈,送给我最最稀饭的普爷,愿你还在德国的某个角落活得潇潇洒洒                                             

                                             

披风飞 

战场凄                      
你装无理

心在泣
       

战士死

国已亡

独走西方

坦荡

内人抗

外人攻

谁人可懂

你的梦

说反法

道罪恶

你兵已撤

梦已破

                               致;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咳咳,,,算是诗吧

赛始赛终

认己为龙

死时才懂

人性已空

大赛后步

残酷麻木

胜者一路

败者命输

说无人性

笑汝仁心

难保自命

何来善行

为梦拼

失本心

自以梦赢

梦却离

立高方

亲友亡

始初气昂

现迷茫

记忆还在,你却随着时间离去

emmm,以前写的,改了一些地方可能看着语序不太通,因为没有全改,含极东,味音

“呐,基尔君,你看,我采了好多好多的向日葵,我们一起养它们吧!”伊万怀里满是向日葵,他盯着一个坐在椅子的男人兴奋的说道嫩紫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期望但那个男人没有回答静静的坐在那里。“基尔君不喜欢吗?那,那我去做饭吧,基尔君说过我做饭不难吃,那一定就是好吃了!”伊万暗了暗眸子随即又明亮了起来。伊万走进了厨房,将煮好的土豆和在一起搅拌,他一边搅拌一边喃喃道“基尔君会喜欢吗?嗯,一定会的我上一次做基尔君吃了很多呢,上一次?上一次!”伊万好似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扔下手中正在搅拌的土豆,小跑回将才的房间,椅子上没有任何人,伊万急了,四处翻找。“基尔君?基尔君快出来!万尼亚不喜欢这样!基尔君万尼亚做错了什么?万尼亚改好不好?你不要走!”伊万无助的坐在地上,长长的睫毛镶上了钻晶。风无情的吹打在他的脸上。“车站,火车站!”他突然冲出了房门。“啊!谁••••••伊万?”被伊万撞倒的男子本想教训一下撞他的那个人,却看见伊万一脸的焦急。“亚瑟••••••抱歉,我有急事,”伊万想要快速的结束这一段对话,亚瑟将他的粗眉毛拧在了一起,“有什么急事,能和我说一下吗?我有车可以借个你,”亚瑟一只手将伊万挡住,一只手指着一辆停在不远地方的车,然后拿出了钥匙。伊万慌乱的点了点头“我要去火车站找基尔君,”伊万将亚瑟手中的钥匙夺走,奔向那一辆车。“喂!基尔君?基尔伯特?他不是已经••••••,糟了!”亚瑟变了一个脸色,拿出电话打给阿尔“阿尔吗?我有一件事要说,快召集王耀他们开会!”电话的对面想起了一个活力的声音“有什么事呢?不能来我家解决吗?”亚瑟看着伊万将车开走,不仅更加着急了,可电话另一面的调戏又让他有一些不好意思“八嘎,胡说什么呢!是关于伊万·布拉金斯基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事,将才我遇到伊万,他说他要去找基尔伯特••••••在火车站,”亚瑟顿了一下,“我知道了,我让胡子和马修先去联系路德维希和娜塔莎,你先去找伊万,等一会儿在火车站集合”阿尔从房间内快步走出,锁紧了眉头.
“基尔君?你在哪里?”伊万在人山人海的火车站四处乱窜,一个军人从他面前走过,伊万一把将他抓住,发现他不是基尔,于是又放开了他。伊看见火车上的图案,好似想到了什么,在身上四处乱抓,终于从腰间找出一张照片,他将照片拿到别人的面前去询问,不料被别人骂作疯子。“那个请问,你看见这个人吗?”伊万再次将一个人死死抓住问道,抬头却看见了路德惊讶的表情,“伊······万?”“是路德先生呀,你看见你的哥哥了吗?”伊万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照片递了上去,似乎是感觉路德忘记了他哥哥长什么样子。路德路德接过了照片,深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勉强的说“我可以带你找到他,但是现在你必须要跟我走,去见几个人,”伊万露出了儿童般稚嫩的笑容,点了点头跟着路德离开了火车站。
路德带伊万来到了一个偌大的房子里,房子里坐了几个人,王耀、本田菊、阿尔······伊万有一些奇怪问道“难道大家要和我一起要和我一起去找基尔君吗?”“哥哥,”娜塔莎从窗帘后走出,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将伊万缠住,而是异常淡定的站立在那里,眼眶微红,应该是刚刚刚哭过“娜塔莎?怎么了吗?哦,难道你知道基尔君在哪里吗?”伊万眼中闪过无数丝疑惑,随后化为希望,一阵沉默。“伊万!你该醒醒了!基尔伯特他,他早就······”阿尔最先打破这怪异的沉默,可看见伊万的表情他始终没能说完这一句话,“阿尔,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知道在座的各位不是想要我消失就是想要远离我,但我拜托你们,能把基尔君还给我吗?求求你们了······”伊万说到最后眼眶里的泪水已经打了几转了,“伊万君,您先冷静下来,您能把手中的照片给我们看看吗?”本田菊疑惑的盯着伊万手中的照片,众人也渐渐的注意到了伊万手中被揉的不成样子的照片,伊万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照片递给了本田,本田皱了皱眉头,要递给了王耀,王耀做出了同样的表情。“伊万·布拉金斯基!你给我看清楚了!这是一张空白的照片,照片里除了你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笑就没有别的人了!”阿尔甩去了ky的形象,他非常的愤怒,因为那个使他师傅消失的人正站在这里,一副可怜的样子让我们帮他找他‘杀’的人。阿尔受不了,却也没有告诉伊万是他使基尔消失。阿尔破门而出,随后亚瑟也离开了,离开时他在伊万耳边小声说道“这也不能怪阿尔,伊万你自己想想······我先走了,”亚瑟因为失去过阿尔所以也深有体会,但亚瑟也明白他所受的伤没有伊万深。王耀看了看本田菊缓缓说道“不在总比伤害好,但伊万,你不同,你拥有爱,拥有被爱的资格······可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接受现实,是最好的方法,总比一直带有希望,然后又无数次的失望绝望好,”然后带着本田菊离开,不再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你们有懂什么?你们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你们没有资格!”冲着王耀与阿尔等人的背影吼道,他们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纷纷离开。唯有娜塔莎、路德和费里死死的站在那里,“你们还不走吗?”伊万冷静下来后问道,“ve~有路德保护我,我不怕,”“我说过,我要带你去找我的哥哥,”费里回答后,路德马上也回答了。基尔在哪里?”伊万垂了垂眉,“我不知道·····但他在德国,你若愿意,就去找吧。但是再见到的他,不再是不会死不会老的他······”路德勾起了一个苍白的笑容,娜塔莎揪着自己的衣服低着头道‘’哥哥,小心。‘’伊万转身奔向后方,畏惧?只要能见到那人,我愿意一直一直陪他,喜欢喜欢已经溢出来了。
来到德国,伊万带着害怕与激动的心情踏入了德国的土地,他害怕找不到,激动终于有了消息。伊万来到宾馆时无意间看到了一片向日葵,伊万丢下了行李,扑入花群中,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和花香的洗礼。“喂!你怎么了?”沙哑且高声,伊万猛地睁开眼睛,熟悉的容貌,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end